忘记签名就打个标签。
兽刊的alibi太可爱了就没忍住……!!
朋友:章鱼烧。

p1 夹子妹生日快乐~夹子妹真是越看越可爱,虽然萌新时候总是被夹子欺负来着,前两天才攒声望买了夹子,接下来要好好练练w
p2 之前画的ash
p3 看到英语书上的英文单词想到的……

还是那句话,欢迎来找我玩!

画了个夹子,感觉加拿大两只有点熊的感觉就画了xx
说起来有没有人和我一起玩💦💦💦
我虽然菜但是我可以讲单口相声啊…!(不是
1604062015←这是我的qq号,最后一个问题请填lofter或者lof,麻烦了!
✨高亮✨我想要组一个小群体,周末和假期能够开黑或者玩玩自定义内战或者像是扔手雷的小游戏,而且我还没有固定车队qwq希望来一些比较爱聊天活跃的朋友。
小群体有意向在下面评论一下圈名或者q号吧qaq
学生党平时晚上能玩一个小时,偶尔熬夜甚至通宵,周六和节假日一般都能玩🙏请来找我玩!

啊,朋友家的孩子太棒了。

这个合志的内容可能之后会解禁吧……
稍微说一下,即使整体解禁了,我也没有发出来的意愿,如果之后看到什么,请各位自我斟酌一下。
所以大家多支持一下合志(?

宇宙婚庆公司:

leo司同人合志《Valentine's Day》终宣及本宣PV解禁


视频链接→


lof好像打不开b站视频了,要麻烦大家点开网页浏览器打开啦……


———— 


预售已经开启啦!想要入手的小伙伴赶紧购买吧!!


预售链接→


特典加购链接→

 
———— 
 
 首发CP21!双日都在! 
 
 ...

伴随着fin. 
在我笔下的他们的故事已经落下来帷幕,谢谢曾支持过的你。 
这是leo司退坑作,策划了这么久到最后却写的这么潦草。 
之后cp21希望大家可以支持(鞠躬),谢谢你。 
这对cp是我最喜欢也是写的最顺的了,但是很可惜,我对他们的爱意已经不浓了。

为什么我他妈的如坑了之后粮都吃不到香的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孩子啊!


好喜欢来栖晓啊!!!!!

【レオ司】The sunflower in summer【上】

潭er超棒

△▲△▲△:

——————————————————————————————

*不会写文 第一次写文

*幼稚园文笔

*ooc是难免的

*特别鸣谢佩儿/昹铭/司城

*送给题目的一篇

*全程烂系列

*以上 [不知道还要标注什么了

——————————————————————————————

窗外的蝉鸣不止。


在连杯中摇摇晃晃的冰块都迅速融化的夏天的某日,knights的各位却接到了需要在花店兼职的消息,有工作固然是好的,不过看了看这爽朗的烈日,竟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朱樱司...

#给珊瑚子的情人节礼物#海之鲸,天之鲸。

 @草珊瑚含片 
私设,私世界观。
——

我们生活于黑色电缆交织的无色天空之下,那蛛网般的黑线不知何时会将居住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捕获。而我今日依旧爬在种满鲜花的阳台,盯着那黑网之后的世界,那是何样的色彩,又有何样的生物居住于此?
“……有客人来了哦!”
母亲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我闭上双眸,深吸一口气,瞥了一眼楼下人来人往的街道就赶快转身下楼。木质的旋转楼梯有些年代,嘎吱嘎吱的声音让我有些担忧它是不是什么时候会因腐朽而断裂崩坏开来。
还没走到楼梯的底端,就看到你那张微笑着的脸,细嫩的手掌之中紧握着一本看似朴旧的书籍。你是和我从幼时便一同成长嬉闹的挚友,如果没有你经常的阻止,我大概会变成一个不...

#溺水#

月永leo背对着一望无际的灰涩的海洋,金橘色的头发不知何时成为世界中的一抹艳丽。他向后仰去,蓝色的外套紧紧包裹着有些受弱的身躯,发丝快速舞动,如同酒吧舞台上的舞女般妖娆。


风想要托起他,但还是以失败告终。


月永leo和那抹艳丽的颜色一同重重摔在海面上,溅起的白色浪花像是从海中越出的鸥鸟。溺于海中那对失去光泽绿眸直直的看着天空,但是眼前浮现出的是过去那一幅幅美好景象。


逐渐下沉。


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鱼围绕着他逐渐失去体温的身体,距离海面越来越远了。逐渐的逐渐的,甚至于连光都看不到了。


五颜六色的珊瑚,穿梭着的热带鱼。


如同仙境。


[啊啊。终于到底了吗?]...

#鲸鱼#

“我喜欢鲸鱼。”
“恩。”
你看着我,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浅淡而又透明,像幅灰白色的水彩画。
“虎鲸啦,抹香鲸啦,白鲸啦,还有天空中飞的那种半透明的啦。”
“又这么说了,等我高中毕业就带你去水族馆。”
你揉了揉我的头发,把它揉的乱糟糟的。
然后你抬手离开了,那时的你去了外地上高中,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听我说鲸鱼了。
三年后,我站在了你曾经身处的高中,临近毕业的你突然从天台跳了下来。
黄色的塑料条上写满了黑色的“keep out”,学校外围满了警车,我木愣的站在学校门口,听不进学生们的叽喳。
我原本想要告诉你我看到的,那是一条蓝色的鲸鱼,宝石般的蓝,像你的眸,在天空中遨游。
你抬手走了,和三年前一样,只留下一个终未...

陈于箱底的信

敬启、所看到的这段话的人:

        请问,你是路过的人,还是关注了我的人呢?亦或是那位我的恋人?虽然我猜想她大概不会看到。

        我并没有写多久的同人文,开始质量也是差到极点,虽然现在也是,不过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倒是结识了很多友善的人呢。

        谢谢大家这半年不到的支持,从今天开始我应该不会再发文了吧,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会在其他...

2017.1.26:此文已坑注意。

眼前金橘色头发的男人怀抱着一只白色的猫,抬头仰望着湛蓝又清澈的天空,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朱樱司的存在一般,绿色的眸子显得有些失神。 
“你还是回来了啊,スオ。” 
他扭过头看着朱樱司的脸,皱着眉头低垂着睫毛,缓缓蠕动的嘴吐出了让朱樱司不明不白的话语,他后退了几步想要绕路赶紧离开,但是扭过身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僵在了原地,然后像是机械一般地扭转过身子,看着眼前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忽然露出尖尖虎牙笑着看着他的男人。 
“好久不见。” 
朱樱司睁大了眼睛,头顶的天空忽然飞过了巨大的半透明蓝色鲸鱼,他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那般记忆,任凭...

『knights中心』「knights」的英雄故事

跟别人聊天的一时脑洞。
——
“我叫作羽风薰,是梦之咲3-A的一名学生,职业是偶像,不仅人长得帅,从里到外还是个直男,但是今天,我遇到了人生的一大危机。”
事情发生在十分钟前。
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的中午,羽风薰照旧在和可爱的女孩子约会,正当两人走在人烟稀少的小路上的时候,突然“唰唰唰唰唰”出现五个黑影围主了两个人,这吓得身旁的女孩子“嗷”一声躲在了羽风薰后面,羽风薰他倒也被吓了一跳,后退几步定睛一看。
这不是同班的濑名泉吗?
“哟……濑名君,这是怎么回事啊……。”
颤颤巍巍的声音让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为了在女孩子面前展现自己过人的勇气,还是向着眼前灰发男人走近然后打了个招呼。
“灰色的火焰是神秘证明!...

试读

2017.1.26:此文已坑注意。


欧风

试读

正文出就删

————

破碎的灰色石柱歪歪扭扭的倒在一旁,那副残破不堪的样子真是让人不想再去多看一眼,肆意散落的木质桌椅上布满了剑刃嵌入过的痕迹,而那原本光滑昂贵的银质用具也布满了棕黄色的泥土,上面满是刮蹭过的痕迹。朱樱司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尽全力让自己尽量不要踩到自己双脚旁边杂乱的物品。

“……”

朱樱司眼前的深棕色木门上满是剑痕,他伸出手缓缓推开这有些刺手的近乎破碎的木门,里面的气味让他紧紧皱了皱眉。浓厚的铁锈味就像是凝固在了房间里夹杂着些许灰尘的空气之中,充斥这房间的各个角落,而且既没有被稀释的迹象也没有将要开始消散的迹象。...

【レオ司】幻の命Ⅰ ——蓝色银河的彼岸——

2017.1.26:此文已坑注意。


注意:
ooc,小学生文笔。
私设,若雷慎入。

废话:
以后我废话放前面了。
今天本来想写个尸体派对paro+看伊甸湖的,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个写多少我就放多少。
题目和文中歌词均来自sekai no owari的幻の命,强烈安利这个乐队。
英文翻译来自度娘。
那两句英文是一个意思,不过中文的说法不一样,蕴含意义很深(认真脸)。

正文:

『苍白星辰陨落之夜』

『献上我的赞歌』

——

听说学校附近的巷子里新开了一家听起来很是神秘的店,名字叫作「幻の命」,这听店起来像是占卜小店一样,但是这并不是吸引人的地方,而是这家店开在了相对于繁华街而言,人流少之又...

【濑名泉】玛丽小姐的电话

注意:
取材自都市传说。
有些许更改。
濑名泉中心向,无cp倾向。
小学生文笔,ooc。
最后可以试试代入实际感呢(笑ww)
以及我真的算是个泉厨啊。

正文:
「我是玛丽,我现在在……」
濑名泉从前几天开始就一直接到这样的电话,对方是冷漠低沉的女声,所以也不能依靠声音分辨出对方的年龄大小。濑名泉第一次接到的时候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广告或者骚扰电话,于是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就挂掉了,顺便打开手机电话界面准备拉黑这个听起来就诡异的骚扰电话,可是界面上最后一次电话记录是昨天和杏商讨演出计划的电话,并没有刚刚打过来的电话的记录。濑名泉有些疑惑地翻动着记录,但是想看到的那条记录以及没有出现。
“♪~♪~”
电...

【レオ司】是线吗?是线吧。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写的时候并不清楚剧情,写到哪是哪。
有错误请评论指出,十分感谢ww

正文:

朱樱司大概从小就被奇怪的白色细线缠绕着,那线解不开也扯不断,甚至也找不到线的源头。一开始只有手腕上缠着这样的线,而他在发现这件事之后也找过家里面的人说过自己手腕上缠着细线的这件事,却被家里人当成孩童天真的玩笑话一笑而过,朱樱司慢慢才意识到别人好像都看不到这细细的根线,甚至也根本触碰不到这跟细线。
而随着朱樱司年龄的增长,他身上的细线好像变得越来越多,逐渐缠绕了他的手脚,虽然没有影响到朱樱司他自己的日常生活,但是至少他自己看着自己身上这么多线还是心里感觉怪怪的。
但是他在遇到「knights」的leader...

【レオ司】我天那位真的是嫦娥??

啥……ooc是啥我不知道(ntm)
总之,谨慎观看。
很雷慎入。
司崩的很严重注意!!!
参与了那个每周一题w

正文:

朱樱司是月球上的某只普普通通的小兔子,因为有着酒红色的毛发所以从一群黑色白色灰不拉叽的各种花色的兔子里被一眼看中,挑选进入月宫做嫦娥的兔子,编号是「160916」。
“嫦娥大人,你要的红shao……红色兔子带过来了。”
「你刚才要说红烧吧!绝对是这样吧!」
嫦娥身边的侍从濑名泉拎着兔子脖子后面那块皮毛,站在嫦娥的房间门口,濑名泉他无视了司蹬腿的无声抗议,打开门就把朱樱司扔了进去,也不管嫦娥在里面干什么,扔完就跑,濑名泉感觉真tm刺激。
朱樱司当然是被狠狠摔在了地上,没等缓过神来就又被拎了...

【レオ司】假如被扯断,那么只要再系起来就好①

2017.1.26:此文已坑注意。


有的地方比较雷,后面不知道为啥正经起来……
有ooc,有ooc,有ooc,很重要说三遍……
小学生文笔,而且字数少。

正文:

月永leo现在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他的面前坐着一位不管是从穿着还是从举手投足来看就充满了优雅气质的女士,而leo通过那和朱樱司一模一样的酒红色头发来判断面前这位一定是朱樱司的母亲,对方正用和司一样的紫色眸子冷冷地上下扫视着在她眼前肆意坐着显得毫不客气的leo,而她那涂着红色口红的两瓣嘴唇在leo终于写完第21张乐谱时动了起来,声音和那视线一样透着些许冰冷感。
“月永leo先生。”
leo通过对方这充斥着冰冷的声音和规规矩矩不带丝毫...

文手问卷

从楚太太那里抱来的ww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佩儿,就是圈名,当年mc买正版是取的hhhh翻了大半个百度文库来着。

2.当写手多久了?
一个月多一点……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有两万了吗?其实我也不清楚。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因为想试试看产粮,现在因为leo司太可爱了。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初一左右……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好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毒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架空哈哈哈哈哈哈以及……现在字比起以前好好看哦……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本命攻。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

【レオ司】教朱樱司魔法被他组合的前辈盯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今天也想放毒,临时想到的脑洞。
夏目全程黑人问号,以及我真的是夏目厨啊。
leo司交往设定。

正文: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濑名泉站在窗户前看着眼前几乎只有少女漫中才会出现的一幕,脸上因为惊吓和懵逼凑在一起而形成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扭曲,他转过身,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看到来了表情惊恐的朱樱司,司看样子吓的不轻,手里的整袋零食都掉在了地上。
事情发生在十分钟前,濑名泉刚刚告诉他们的国王,他们可爱的末子朱樱司偷偷在「switch」的活动室里和逆先夏目学习“天帝之眼”,只听3-B黑板处发出了爆炸般的响声,待灰尘彻底落下,只见一个圆圆的洞连通了3-A和3-B的教室,而里面的人刚刚爬到一半,待濑名泉定...

【レオ司】你离开之后的日子

非常有毒,但是很正经的小短篇。
谨慎食用。
有新人物逆先夏目出现注意,可能会ooc,对这个人物还不熟。
借用了太太那个短漫的梗,侵删。

每日一题③

正文:

自从月永leo在那个落满樱花的春天里少见地穿着正规的制服毕业之后,「knights」的大家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任性妄为的国王,不管是去月永家找还是给他打电话都没有任何关于leo他的线索。
还记得朱樱司他们开演唱会邀请leo和濑名泉的时候,濑名泉为了找leo,先是打了五十几通电话没人接,然后发了一百多条信息没人回,阴沉着脸跑到月永家按门铃,那张别人好像欠了自己五百万的脸把开门的月永luka吓的不轻,当场哭了起来,如果不是后面跟着的朱樱司来了一顿绅...

【レオ司】精湛的画技也无法描绘你的背影,高超的技术也无法复制完整的你

每日一题③
看了那个不死敌人的MMD想出的脑洞,未来设定,其他自行领会,leo性格设定多少有些崩坏注意。

正文:
「125006号」
“哇啊,唔啾☆你好嘛?”
夕阳般金橘色头发的男人用他那森林般绿色的眸子看着泡在淡蓝色营养液中的复制体,然后对着名为125006的复制体招起了手,嘴里“唔啾,唔啾”的喊着,声音中夹杂着些许奶气声,虽然他现在一副刚看到复制体的小孩子的样子,但是从他那一身乳白色的军服,和那比其他人长出来一截的上衣后方的下摆可以看出来他异于常人的身份。
“王さま,你果然在这里。”
浅灰色头发的男人身后跟着黑发男人,两人都穿着没有后摆的乳白色军服,而浅灰色头发的叫作濑名泉,黑色头发的叫做朔间凛月,...

【レオ司】藤蔓缠绕的雕花铁门里的女王☆

*称呼变更;
每日一题②

正文:
今年这个七月净是些令人厌烦雨天,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玻璃窗户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宫殿内光线昏暗,身穿铠甲的骑士驻守在国王卧室厚重的棕色木门前。
“雨天让人没什么灵感啊。”
声音带着些许奶气的国王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静静凝视着胡乱拍打在玻璃窗上的雨滴,手中握着记号笔和牛皮纸质的五线谱。
他,月永leo,是这个国家年轻的国王,已经上任两年了,虽说一开始因为年龄的问题遭受了许多人的不信任,但是这两年以来,他依靠着自己从小被培养成的成熟的思想成为了一位人民所称赞的好君主。
“王さま,叛军的首领抓到了哦。”
黑发的男人推门而入,他身穿铠甲,手中抱着银色的铁质头盔,站在门口的阴...

【レオ司】 国王大人的24H告白特别行动!

“セナ,帮我个忙吧。”
“干嘛你?”
泉看着眼前笑着看着自己的leo,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恶寒,感觉身上所有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看着一步一步慢慢走过来的leo,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了几步,直到靠在活动室冰冷的墙壁上,泉眯起了自己蓝色的眼睛,露出一副惊恐万分的表情。
“只不过是拜托セナ你托住スオ啦,希望你能让スオ他在明天下午来找我啦。”
泉不敢拒绝leo,因为他知道拒绝会发生什么,上次就是因为leo请求和司一组被自己拒绝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leo把泉的电话号码发在了社交网站上,让泉整整一周没睡好觉,脸上长了三四个痘痘不说,还有了令泉困扰多月的黑眼圈。
『距离告白还有24H☆』
leo拜托了鸣上岚翘掉下午的练习来给...

【レオ司】摩天轮

*一个小段子
可以当做发生在鬼屋后的事。

“leader!”
朱樱司在满满都是人,显得有些拥挤的广场上不停寻找着那个金橘色的身影,脸上净是着急,他踮着脚努力将红色的脑袋举出人群,然后左顾右盼地观望起来。
“啊……”
司被突然抓住了手腕,对方的手指有些冰凉,紧紧扣住自己的手腕,司在人群中看不清到底是谁抓住了他,虽然他想把对方拉过来,看清对方到底是谁,但是他不如对方的力气大,而且他还无法挣脱紧紧抓着他的手腕的手,只能跟着对方在人群中前进。
“leader……请别什么都不说的跑掉然后回来不叫我就拉着我乱走。”
司跟着对方走到一片比较空旷的地方,才发现紧紧抓着自己的橘色身影是自己刚刚跑的没影的队长月永leo。

【レオ司】树上的花,树下的人

朱樱司家里的院子里有一棵很是漂亮的树,从司小时候开始,那棵树就一直在这里生长着,而且每年的夏天都会开整整一夏天金橘色的漂亮小花,散发着蜜糖般香香甜甜的味道。

朱樱司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树,叫什么名字,也从没有人告诉他,回答他,但是他知道每当这棵树开花,总会有一个和花色颜色相同的身影在树下驻足,他不知道那是谁,也不敢去问,但是当他向家里人说说的时候,也只是被大家一笑带过,不知道是大家把这个当作玩笑话,还是大家其实知道些什么不愿意说。

每年每年都是这样,朱樱司在一点点从小孩子逐渐长大,而那个树下的金橘色身影却一直没变,一直都是那副模样。

朱樱司偶然看到过那花下身影的面孔,那时他也在不远处赏花。...

【knights中心,レオ司元素有】Tea Party

“大家来开tea party吧,我带了很多点心来。”
knights原本各做各的事的大家听到推门而入的司这么说,除了那个沉迷于因斯匹雷兄的国王大人,其他人都停下了动作微微抬起头看着一脸兴奋的司。
“ス~ちゃん你刚才说什么?”
刚刚醒过来的凛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副还没睡够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努力让自己睁开那双猩红色的眼睛。
“来开tea party吧!”
司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然后用紫色水晶般漂亮的眼睛扫视了一圈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兴奋不已地解释起了tea party的事情。
“阿拉亚大,司ちゃん怎么突然就想起来办这个了呢?”
一旁坐在椅子上的鸣上岚放下了手中装饰着花朵的梦幻风镜子,饶有兴趣地向站在门口连门...

【レオ司】萤火虫

今天夜空比以往更要美丽,无比漆黑的天空中落满了各种冒着光芒的星星,抬头一扫,便能看见那闪亮的银河,而今天的月亮也比往日明亮圆满一些。
“スオ。”
细微稚嫩的呼喊声从外面传来,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窗户外面的阴影处,小心翼翼地呼喊着,不时还左顾右盼地看一看,好像害怕自己被什么人抓到。
“啊……”
红头发的少年将窗户打开,有些惊讶地看着窗外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的金橘色头发的少年,然后用自己那双漂亮的紫色眸子扫视了自己的身后之后,缓缓开口对外面的身影说。
“这么晚来干嘛……?”
“带你去个好地方,快跟我来。”
金橘色头发的少年抖了抖自己身后的翅膀,不经意间留下来几根羽毛。
“好了。”
红发少年穿好了衣服和鞋子,被对方抱着飞出...

1/2